羽毛5号

破晓将至

当夕阳堕入满天星光

人心隔着人群在流亡

世界有无数信仰

背负着掩盖的真相

重重迷障

闭着眼逆着光

回忆开始从沼泽流淌

从现实弥漫某个远方

从你所在的方向

到我将踏足的战场

遥遥相隔一个天堂

无名暗响

火舌此消彼长

名讳被迫隐藏

灰烬正铺开失望

成长或负隅顽抗

有轮廓明如灯指向生命传承

不惧孤独空旷

心跳沉沉试图召唤着哀伤

而你用沉默拨开我所有迷茫

风和着赞歌

在黑夜迎合着烈焰高扬

有人敲在我的心上

似你回声冗长

心跳沉沉试图召唤着哀伤

而你用双手拨开我所有匆忙

像路过的人

而永恒令我不再畏惧于

聆听死亡歌唱

似你护我远航

无名暗响

火舌此消彼长

名讳被迫隐藏

灰烬正铺开失望

成长或负隅顽抗

有轮廓明如灯指向生命传承

不惧孤独空旷

心跳沉沉试图召唤着哀伤

而你用沉默拨开我所有迷茫

风和着赞歌

在黑夜迎合着烈焰高扬

有人敲在我的心上

似你回声冗长

心跳沉沉试图召唤着哀伤

而你用双手拨开我所有匆忙

像路过的人

而永恒令我不再畏惧于

聆听死亡歌唱

似你护我远航

回忆从沼泽开始流淌

从现实弥漫到达某个远方

从你所在的方向

到我将踏足的战场

仅仅相隔一个天堂

心跳沉沉试图召唤着哀伤

而你用双手拨开我所有匆忙

像路过的人

而永恒令我不再畏惧于

聆听死亡歌唱

似你护我远航

破晓时 迎接我的战场

无悔的选择


用伤口来纪念赢输

战斗着无尽的虚无

挣扎着获得了救赎

不过是另一种禁锢

如果人生存在着“如果”

是否就能分清对错

描绘出结局的轮廓

不再懦弱

可是无人能知晓结果

不愿却只能够沉默

赌上性命却成罪过

谁对谁错

是否丢不掉的放不下的是一种罪恶

曾经被崇拜的被信赖的都已化为骨骼

血与火中上演一场宿命的纠葛

该怎么做出正确选择

用生命来祭奠赢输

战斗着残缺的赌注

挣扎中获得了救赎

不过是另一种禁锢

如果人生存在着“如果”

是否就能分清对错

描绘出结局的轮廓

不再懦弱

即使无人能知晓结果

也不甘愿就此沉默

用杀意掩埋了失落

将错就错

也许丢不掉的放不下的是一种罪恶

就算被崇拜的被信赖的都已化为骨骼

脱不开也逃不掉这宿命的纠葛

只不过做出一个选择

破碎的 滴落的 鲜红的 颜色

绝望的 迷茫的 虚伪的 颂歌

扭曲的灵魂在业火灼烧后

逐渐干涸

卑贱的 微弱的 狂乱的 挥舞罪恶

祈祷着 守护着 枯萎的 执着

屠杀着怪物的“怪物”它到底算什么

即使丢不掉的放不下的是一种罪恶

就算被信赖的都化为骨骼

就在时间尽头做出一个最后的抉择

只不过是无悔的选择

In The End


It starts with
它始于

One thing, I don't know why
有一件事,我不知道为什么

It doesn't even matter how hard you try,
不管你怎样努力都无济于事

Keep that in mind, I designed this rhyme
我把它保存在记忆里,写下这首歌曲

To explain in due time-
在适当的时间 作一下解释

All I know
我所知的一切

Time is a valuable thing,
时间是宝贵的东西

Watch it fly by as the pendulumswings
看着它随着钟摆的摆动飞逝而过

Watch it count down to the end of the day,
看着它倒数直至一天的完结。

The clock ticks life away-
生命就在钟表的滴答声中溜走

It so unreal
显得如此虚幻。

Didn't look out below,
未曾注意身下

Watch the time go right out the window,
看着时光从窗外流过

Trying to hold on, but didn't even know,
我努力地去紧握,却未曾明了

Wasted it all just to-
虚度了所有光阴,仅仅是

Watch you go
看着你离我而去

I kept every thing inside, and even though I tried, it all fell apart
我只能把一切埋在心底,即使我努力了,一切还是变得支离破碎。

What it meant to me will eventually, be a memory,of a time when-
对于我而言它最终将成为一段时光的记忆。

I tried so hard,
我曾那么努力,

And got so far,
坚持那么久,

But in the end,
结果到头来,

It doesn't even matter
那根本是无济于事。

I had to fall,
我只能沦陷,

To lose it all,
失去原有的一切,

But in the end,
然而最终,

It doesn't even matter
它竟变得无关紧要。

One thing, I don't know why,
有一件事,我不明白

It doesn't even matter how hard you try
无论多么努力都于事无补

Keep that in mind I designed this rhyme,
我把它保存在记忆里,写下这首歌曲

To remind myself how-
来提醒我自己,

I tried so hard
曾多么努力…

In spite of the way you were mocking me,
不管你如何嘲笑我,

Acting like I was part of your property
不管你的作法像是把我当作你财产的一部分,

Remembering all the times you fought with me,
我一直记得,你我嬉笑打闹的每一幕影像

I'm surprised it got so (far)
我惊讶于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

Things aren't the way they were before,
事情不再是它从前的样子,(沧海桑田,时过境迁)

You wouldn't even recognize me anymore
你可能都认不出我,

Not that you knew me back then,
我不再是你当年所认识的样子

But it all comes back to me-
但是当思绪回到过去

In the end
最终,

You kept every thing inside,and even though I tried, It all fell apart
你将一切埋在心底,即使我努力了,一切还是变得支离破碎。

What it meant to me will eventually, be a memory, of a time when-
对于我而言它最终将成为一段时光的记忆。

I tried so hard,
我曾那么努力,

And got so far,
坚持那么久,

But in the end,
结果到头来,

It doesn't even matter
那根本是无济于事。

I had to fall,
我只能沦陷,

To lose it all,
失去原有的一切,

But in the end,
然而最终,

It doesn't even matter
它竟变得无关紧要。

I've put my trust in you,
我把信任都托付于你,

Pushed as far as I can go
所以我尽我所能在努力。

For all this,
尽管如此,

There's only one thing you should know
只有一件事你应该明白。

I've put my trust in you,
我把信任都托付于你,

Pushed as far as I can go
所以我尽我所能在努力。

For all this,
尽管如此,

There's only one thing you should know
只有一件事你应该明白。

I tried so hard,
我曾那么努力,

And got so far,
坚持那么久,

But in the end,
结果到头来,

It doesn't even matter
那根本是无济于事。

I had to fall,
我只能沦陷,

To lose it all,
失去原有的一切,

But in the end,
然而最终,

It doesn't even matter
它竟变得无关紧要。

千秋莫负

日月无颜色 这一笔不诉史册

锦绣若成灰 会点染山河

千年尘封后 是否还记得

这画卷 曾以火与雪勾勒

抛生与死收不住好辰光一刻

满目仓皇 四面悲歌

看高台成废墟 听凄鸣一瞬间

说陨落唱凯旋 拼真实的碎片

走过市井遗泉 捕风里只语片言

荒冢中无名白骨 是谁家青春笑颜

岁月依旧 一双洞悉的眼 看炊烟远了硝烟

任凭世人发愿千万 不置一言

十里皆缟素 这一场不忌歌哭

冬雪与春风 谁把谁辜负

最恨留不住 故人已故

遗忘前 写下最终与最初

一字一句清晰那些模糊面目

他曾悲欢 她曾喜怒

看高台成废墟 听凄鸣一瞬间

说陨落唱凯旋 拼真实的碎片

走过市井遗泉 捕风里只语片言

荒冢中无名白骨 是谁家青春笑颜

岁月依旧 一双洞悉的眼 看炊烟远了硝烟

任凭世人发愿千万,不置一言

两生契


月近黄昏照寒鸦

断肠人青衣瘦马何处牵挂

新船嫩藕芽渔网满落霞

清歌越几户人家

黄雀跃枝桠佳人阁上咿呀

她正对霞光理着云发

折扇尚未干他已在石桥下

忽见她眼波转身红了脸颊

小船悠悠,荡过谁的心呀

岸边芍药正开花

风吹动书页吹走雪月风花

心里的悸动此刻还不愿啊告诉他

伞上鸳鸯纸上的情话

曾讲金榜红袖添新茶

风吹落红蜡吹痛谁的伤疤

他说曾梦惜因缘不负今生不负她

缘定三生戏文不说假

怎料一夕风雪魂逐浪花

城破声起时他还作新画

焉知朱楼已坍塌

红光映白塔人散如飞鸦

却记得那夜月圆如画

醒木正拍下老谈客呷口茶

一段才子佳人他红了眼角

手中竹仗长十年寻觅她

回头看老了年华

他衣衫褴褛走过春秋冬夏

不敢靠近,年少岁月翩跹的那一刹

他还为她挑那盏灯花

她说人海茫茫也不怕

这一生颠沛流离荡碎牵挂

这一世寻寻觅觅霜雪染白鬓发

泪如雨下任歌声沙哑

她告诉他的从未忘啊

待这一曲唱罢拾几朵落花

命悬一线

广场上有多少人在表演

努力试验去投入热恋

有人反复说着誓言

用力相信信念

离去时却仓促像一阵烟

世界从来没有所谓永远

一切愈美也就愈会变

快门企图凝固时间

不知举止肤浅

谁能够把幸福存进相片

一刻高山一刻深渊

陌路同途并肩沦陷

从开始之后到结束之前

什么操控种种收拢成掌中的线

让所有表情都影射终点

有人曾沿着世界绕几圈

最完美飞机舷窗中的侧脸

在云端回忆过一生画面

到最后哭泣在坠毁的一瞬间

有人曾站在金字塔的高点

最廉价数不清妒忌与羡艳

走过了这段万人簇拥路

逃不过墓碑下那孤独的长眠

广场上有多少人在表演

努力试验去证明永远

有人追过岁岁年年

谨记约定时限

转身后却忘了如何思念

一刻海水一刻火焰

陌路同途并肩沦陷

从开始之后到结束之前

什么操控种种收拢成掌中的线

让所有表情都映射终点

一句话从生涩说到熟练

台风雨造访了风球第几遍

总有人情愿去吞下谎言

看不到甘甜后要背负的锁链

一首歌从深情到敷衍

坏掉的卡带它倒不回从前

总有人相濡以沫二十年

却输给天真或妖冶的一张脸

高架桥依然喧嚣着蔓延

摩天楼分割天空视线

人群中匆匆陌生眉眼

依然各怀心愿

在一无所知时彼此擦肩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和你有关 观后无感

若是真的敢问作者 何来罪恶

劝人离散 有多为难

若美丽的故事来的太晚

所以到哪里都像快乐被燃起

就好像你曾在我隔壁的班级

人们把难言的爱都埋入土壤里

袖手旁观着别人尽力撇清自己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

我躲进挑剔的人群

夜一深就找那颗星星

我以为旅人将我热情都燃尽

你却像一张情书感觉很初级

人们把晚来的爱都锁在密码里

字正腔圆的演说撇清所有关系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

我躲进挑剔的人群

夜一深就找那颗星星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在劝我该忘了你

御龙吟

         江上白衣凌云

  残花浅酒片时清

  御龙乘风而行

  旧梦朱璃碧宇

  火连营

  八卦阵中迷途香消命殒

  三分晋 红颜薄命

  狼烟烽火满旗

  赤壁幽窗冷雨 望不尽

  御龙顺水而行

  横波水没七军 青子衿

  谁将 浮名牵系

  一品千金 英雄泪满襟

  痴心与谁寄 妾身无缘旧命

  折戟沉沙秋水溟

  繁花落尽君辞去

  青灯怨语一枕清霜冷如冰

  长坂坡上草木腥

  沧江一梦镜花影

  马蹄铃 缃帙瓶 硝烟定 天命

  狼烟烽火满旗

  赤壁幽窗冷雨 望不尽

  御龙顺水而行

  横波水没七军 青子衿

  谁将 浮名牵系

  一品千金 英雄泪满襟

  痴心与谁寄 妾身无缘旧命

  折戟沉沙秋水溟

  繁花落尽君辞去

  青灯怨语一枕清霜冷如冰

  长坂坡上草木腥

  沧江一梦镜花影

  马蹄铃 缃帙瓶 硝烟定 天命

  折戟沉沙秋水溟

  繁花落尽君辞去

  青灯怨语一枕清霜冷如冰

  长坂坡上草木腥

  沧江一梦镜花影

  马蹄铃 缃帙瓶 硝烟定 天命